吉林扶余市政府会议纪要造假坑骗投资商

www.mgm001.com

2018-10-21

  (耿副市长左侧笔记本、打印复印一体机俱全)  他还告诉记者,他担心市长的笔记本要是坏了,那么以后在政府这里再找这份答复不就找不到了吗他说,2006年公司以招商引资的方式入驻扶余县。

扶余县委县政府决定,只要公司全额垫资建设新县医院大楼,承诺其他开发项目享受棚户区改造免缴土地出让金以及税金先缴后退等优惠政策。

同年12月20日扶余县委办公室才下发了记载会议内容的《扶余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纪要研究公司开发工程相关问题》的会议纪要。

但是,当公司完成县医院项目后,要求兑现其他承诺时,扶余县委县政府推诿扯皮,至今已经八年了仍未兑现,企业损失巨大,濒临破产。

2012年,吉林省软环境暗访小组到扶余县政府调查落实此情况时,分管城建的副县长高勇说这份会议纪要找不到根了,并情绪激动,摔门而去。   事关城市重大发展的举措,如此重要的会议却找不到根了,这样的解释让谁也不会相信!企业负责人说,他们非常非常的担心这次的答复会不会再次找不到根了,所以要政府一定对这次的答复盖章。   企业称政府耍赖让他们很无奈  当记者问到有没有盖章后不兑现的问题时,他说有。   2011年4月22日,由县监察局局长姜立贵、企业、规划处、拆迁办等人参加协调会,会议确定了企业开发的政协和华夏两个区块的拆迁退红线面积,相关领导和部门也都签字盖章。

由企业交由审计局进行审计。

企业负责人说,此次协调会结果出来以后,因为涉及金额较大,扶余县委县政府拒不按照此结果执行,从此没了下文。 (注:2013年1月,扶余县撤县改为市)。

在2015年5月份,刘永德市长派人找曾负责此事的原监察局局长姜立贵核实此事,得到了姜立贵的确认。 姜说是王浩书记安排的。 据刘永德市长说,王浩书记现在也承认了这次测量是他安排的。

(有刘永德市长录音证明,企业提供)。   企业负责人还介绍了一件更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他说,2007年3月30日,由扶余县委县政府提请,并报县人大常委会通过,最终由扶余县人大常委会文件确定了华夏和政协两区块为棚户区改造区(现任人大主任周凤来和刘永德对此文件认可,有企业为记者提供的视频证明)。 企业多年来要求扶余市委市政府按人大红头文件落实政策,政府久拖不办。 2015年6月,扶余市委市政府告诉企业政协区块不是棚户区。 政府的态度引发二百多业户上访,造成群体上访事件。 此事至今仍未解决。

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组记者来调查采访,已经查明政府在棚户区改造资金问题上存在挪用的重大违规违法事实,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并未报道。

  真假会议纪要是涉嫌坑害企业的关键证据  此次电话采访涉及的企业信息量比较大,但是企业给记者提供了充分的书面和音视频资料。 在所得资料中,记者发现了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却有不同的四份会议纪要。 这四份会议纪要引起了记者的注意,为此,本站记者再次采访了企业负责人。   据企业负责人介绍,2007年4月27日,由扶余县城市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一天就出了四份会议纪要。 四份会议纪要记录的是两件事,也就是说每件事有二个版本。 其中的两份会议纪要内容明显的与2006年12月20日县政府办公室出具的、2007年3月30日扶余县人大出具的会议纪要内容相违背。 (人大主任周凤来关于此事说四份会议纪要中肯定有二份是真的,二份是假的。

由企业提供的视频为证)。   企业负责人说,他们以后多次找政府兑现2006年12月20日会议纪要,政府就拿这四份会议纪要来说事。

刘永德市长说,会议纪要太多太乱,不知道按照哪一个来执行。 耿副市长说,如果兑现2006年财经小组的会议纪要,与2007年城建委员会出具的会议纪要相冲突。 (由企业提供的视频录音证明)  企业负责人对记者很无奈地说,会议纪要是都是政府出的,太多太乱也都是政府自己造成的,责任应由政府承担,不能因此成为政府拒绝兑现承诺的理由。

  政府答复不顾历史避重就轻  就扶余市政府关于公司反映问题的答复内容,该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陈述了以下质疑:  一是答复中只字未提企业为政府垫资建设县医院这一历史背景问题。 企业称,当时贷款四千多万垫资建县医院,县政府才同意给出2006年12月20日会议纪要的优惠政策的。 当时是利益对等的,现在处理问题不能孤立地针对会议纪要而处理问题,毕竟八年来企业要承担四千多万的高额贷款利息。   二是就2006年财经工作领导小组是否针对企业召开会议并出具会议纪要问题,态度不明确。 企业称,如果召开了,如此重要的会议必须要有会议纪要;如果没有会议纪要,那是政府自身失职,后果自己承担。

有三个理由证明召开了此次会议:一是处理了周广新,如果没有召开,就不存在会议纪要之说,也就没理由处理周广新;二是回复中说初步与相关人员核实,都否认出此会议纪要。 这句话告诉我们,会议开了,但是核实相关人员,都说没有出会议纪要;三是,2015年5月份,王浩书记承认开了会,但会议具体内容记不清了(有视频为证)。

  三是答复中没有提及2011年4月22日,由县监察局局长姜立贵组织相关部门等人参加的协调会。

企业称,协调会确定了公司开发的政协和华夏两个区块的拆迁退红线面积,相关领导和部门也都签字盖章。   四是税金问题没有提及。 按照扶余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会议纪要规定,企业所缴税金应遵循即征即退的原则办理。 但是,企业几千万税金上交之后,政府却不予退还。 企业多次催促市委市政府领导按承诺办事,领导们却声称按照会议纪要退税违规违法。

2015年1月,国务院关于处理地方税收问题的若干规定中明确提出,以前政府承诺的,继续有给予落实。 现在,扶余市委市政府不再说违规违法了,又说企业违约成为新的搪塞理由。

  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政府答复中故意不提以上几个关键问题,不顾历史事实,于理不通、于法不容。   政府未作回应  针对企业曲折的维权过程和复杂的故事情节,在大量的资料证据面前,记者试图联系扶余市委市政府相关负责人予以核实,截至发稿时都未接到任何形式的回应。

  结束语  无论是会议纪要还是地方党委政府常务会议决议,其严肃性、公正性、权威性毋庸置疑。 但是,利用职务之便,故意以权代法、以权谋私、搬弄是非,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与党中央国务院倡导的践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党员干部要履行三严三实的要求格格不入,更与党员干部提拔任免考核标准、四风、八项规定相去甚远。   不管是无意还是故意,私自改动党委政府常委会决议内容,况且有前车之鉴,让企业、让百姓,都会产生无限遐想。 打造阳光、诚信政府,需要从一点一滴做起,不要让政府背负会议纪要造假坑害企业之嫌。 (李文)  本文来源:消费日报网。